【特別關注】國際眼,辦教育

 發表時間:2016-10-18 作者:鐘武偉來源:



 

     【《湖南教育》201610A版,記者:黃珺賴斯捷  通訊員:楊德成 朱建國】

鄧智剛:教育碩士,中學數學高級教師,湖南師大碩士生導師。現任長沙市長郡中學副校長兼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學校校長。

世界的變化從未像現在這樣快。各種膚色的人緊密聯系在一起,麥克盧漢  上個世紀50年代提出的“地球村”設想,早已不僅僅是設想。

教育也從未像現在這樣慢。人們越來越意識到,那是一種“靜待花開”,走得太快的人,也該停下來等等落后的靈魂。

于是,教育不再是一時一地的事,而是著眼于真正的“人”的培養,置身于廣闊的世界性的大背景中。也因此,“社會責任、國家認同、國際理解”與“人文底蘊、科學精神、審美情趣;身心健康、學會學習、實踐創新”一道,成為中國學生發展的核心素養,成為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有效載體。

在全球化的環境中回歸育人本位,長沙麓山國際實驗學校(后簡稱“麓山國際”)便是如此。毫無疑問,從創辦伊始,這就是一所定位高遠,與時代、與國際接軌的新型學校。

多年后,校長鄧智剛帶來了長郡的管理經驗,更思索著一所國際實驗學校最本真的價值和意義。

為此,我們約訪鄧智剛,聽他談人生、談管理,聽他如何以國際眼,辦教育。

 

          

 

“從制度到文化,是順其自然的事”

鄧智剛不止一次地說起自己的初心——做一名純粹的班主任,教好自己的數學。

但事情不總按期待的方向發展。從益陽南縣四中、南縣一中,再到長沙市長郡中學,每一次,鄧智剛都是從零開始,且每一次,他都在短時間內步入行政崗位。

從零開始,并非歸零,而是從普通教師開始,對一所新校透徹了解。在南縣四中,25歲的鄧智剛作為教導主任,已為當時縣里罕見,更不用說后來30歲的他,早已成為省示范性高中——南縣一中的教務主任。

那也是幾千人的學校。身兼數職,從奧賽班數學教師,到年級主任、教務主任,鄧智剛忙得不可開交,也逐漸深耕學校的管理之道。

深耕,能讓人發現很多細致卻重要的問題。譬如在長郡中學時,當了一年半班主任的鄧智剛深切體會了學校在班主任管理方面的不足之處。

“長郡是百年名校,但在當時,其實學校在班主任、班級管理等方面是沒有太多固定章法的,大家幾乎都按照約定俗成的‘規矩’來執行。”

例如,在評優秀班主任時,鄧智剛發現,每個年級有兩個優秀班主任的指標,于是十幾個班主任坐在一起互相投票決定。“如果互相關系好的,可能就會因為票數多而評上優秀;而實實在在做事的、家校關系協調得好的,或許反而評不了優秀。”

思考不停,腳步不止。到長郡不到一年,鄧智剛競聘至教育處。2006年,鄧智剛聽取多方意見,在校長的大力支持下,開始對長郡的學生管理、班級管理、學校教育管理重新整章建制,構建完整的制度體系,助力7000多人的大校逐步飛躍。

如今,幾乎所有長郡系托管的學校,在教育常規管理等方面,所沿用的基本都是這一套制度系統。而當制度內化于心,則形成了現在我們所能感受到的、真真切切的長郡師生的價值認同。

“從制度到文化,是順其自然的事。”鄧智剛說。

“制度是理性的規章,文化是感性的認同。從理性到感性如何順其自然?”我問。

“文化并非你提出幾條理念就行,而是實實在在的整體學校的價值認同、文化自覺。而要讓此價值認同滲透進每一位師生,精細化的制度則是必需。”他回答。

正是在長郡雙語做校長的六年,鄧智剛深切體會了“從制度到文化”的升級過程。當老百姓對此新校持觀望態度時,鄧智剛用三年的時間,讓社會對長郡雙語信心滿滿。2012年,學校第一屆中考6A生就接近300人,此后逐年增長。在此過程中,鄧智剛為學校每一個群體出具了詳細的管理冊子:一本學生成長手冊,告訴學生如何成長為優秀的中學生;一本教師發展手冊,告訴教師怎樣做事、成長;一本員工管理手冊,告訴每一個崗位的員工該做些什么、怎么做。慢慢地,制度內化為風格,風格形成認同,認同造就文化。

現在,在麓山國際實驗學校,鄧智剛繼續著這樣的理念。一位老師想要搞活動,必須要先有一個完整的方案,同時,還要有完整的安全預案。活動搞完后,要有結果反饋,反饋后,還要有反思,以此明晰哪里不足、哪里還要改進。自此,管理有制度、工作有計劃、活動有方案、執行有力度、結果有反饋、反思有提升,成為了固定的“六個有”,指引著師生。這自然成了麓山國際師生的做事風格,也就形成了麓山國際的文化自覺。

在制度與文化之間,毫無疑問,文化為本,制度為體。一般認為,我們首先要選擇何種文化,才能制定何種制度。鄧智剛無疑給了我們另外一種思考角度,即當制度管理與行為習慣融為一體時,文化或許便應運而生。

 

            

 

 

成為一個受歡迎的人

教育,始終是“培養什么樣的人”和“怎么培養”的問題。

在麓山國際成立之初,學校就以“國際”命名,以“學會生存、學會關心”為校訓,這是基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面對人類未來發展提出的要求。

22年后,鄧智剛來到這里,一如既往地繼承辦國際教育的初衷,只是對此有了新的解讀。

解讀當然要回歸到當下的育人本位。在麓山國際20周年校慶時,“學會生存”解讀為自主、自理、自信,“學會關心”解讀為愛心、責任、合作。

此刻,鄧智剛則一直在思考:國際實驗學校辦學最本真的價值和意義是什么?

于是,他有了進一步的理解。“學會生存,就是自己能夠關愛好自己,讓自己獨立于社會;學會關心,就是能夠關愛他人、關愛社會、關愛環境。一個向內,一個向外。而一個既能關心自己又能關心他人和社會的人,就是一個受歡迎的人。我要讓我們的學生成為最受歡迎的成員。”鄧智剛說。

他似乎經常如此“夸下海口”。譬如在教師大會上,他正式提出“省內領先、全國一流、世界知名”的辦學目標。“省內領先可以,全國一流可爭取,但是,世界知名,我們能達到?”老師們提出疑惑。

“為什么不可以呢?”他反問,“這應是國際實驗學校的應有之義,我們可以努力達到,這并不遙遠。知名,就是聲名為世所知。只要我們首先實現了前面兩個目標,就可以再進一步,成為世界知名。例如,麓山國際的校園足球連續兩年獲得全國季軍,已是全國一流。如果我們的足球隊今后奪得全國亞軍,甚至冠軍,代表國家參加世界級比賽,不就是世界知名了嗎?

在鄧智剛心中,遙遠另有存在。在“為學生的終身發展”提得紅紅火火時,他作了另外一番思考:一所學校真的能為學生的終身發展負責嗎?

 “那是模糊和不確定的,學校更應為學生提供實實在在的個性化發展的平臺。唯有尊重學生的個性發展,才能成就他們更好的未來。”于是,麓山國際的育人理念從“終身發展”改為“個性發展”,即“為學生的全面發展奠定基礎,為學生的個性發展搭建平臺。”

    “個性發展”,一如“受歡迎”,寬泛卻不簡單。“一個人要在讀書時、畢業后、社會中、國際中都是受歡迎的人,這是不易做到的;一個人要舒展自身的個性,更需要兼容并蓄的包容,也是不易做到的。”

的確,我們在麓山國際,看到了包容性的開放,也看到了個性化的特色。

在這里,英國曼城青少年足球隊的教練也是麓山學子的體育外籍教練;小學部年僅八歲的混血萌娃西蒙子參與角逐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你可在校園中看到高盤發髻、身著漢服的古典學子走過;也可看到學子西裝革履在模擬聯合國上一展風采。

個性化首要體現在課程中。鄧智剛手中正拿著學校下學年的拓展課程表,神采飛揚地向我們介紹。在這里,四十幾門選修課是常態,每一個學生都能選擇自己喜歡的課程。“我們一定要有國際化的辦學視野,這反映在課程上,就是民族的以及世界的。”

在鄧智剛心中,民族的和世界的,才是國際的。因此,我們看到了課程欄上的《論語》《千字文》《百家姓》《世說新語》,也看到了英語故事會、雅思、托福,等等。“國際學校絕不能忽略中國傳統文化,我們要學習別人的文化,也要把我們自己的文明禮儀帶向世界。”

2016年暑假,學校派出四個學生團隊外出游學,先后到訪三個國家。鄧智剛依然對游學提出了明確的管理要求:孩子們必須有超過一半以上的時間進入課堂,與當地學生、老師零距離接觸,這才叫文化交流。同時,作為中國學生,要提前了解他國的文化,尊重別人的文化,也要帶去自己的文化,如此,不卑不亢。

從自主、自理、自信,到個性化發展、成為一個受歡迎的人,麓山國際已然在“世界知名”的征途上邁進了一大步。

 

 

 

【對話:聚焦“核心素養”,放眼“國際視野”】

記者:作為國際實驗學校,您如何看待麓山國際的定位?

鄧智剛:麓山國際從創辦伊始,便是宏遠的視野、熾熱的情懷。毋庸置疑,學校應該使學生具備全球化進程中所需要的語言、知識、能力和態度等。同時,還應培養學生的國際視野和國際思維、國際理解和合作能力。其實,國際人已越來越多地成為普遍的社會人。如今,中國正處于國際化飛速發展的浪潮中,如何與時代對接,也是我們教育應該深入思考的問題。

作為國際實驗學校,麓山國際應是開放的。當下,國家教育改革所提出的“核心素養”,其中一個重要方面便是“國際視野”,即國際化的發展都要以人與人之間的相互理解、相互交流為基礎。因此,國際人必須保持廣闊的視野,加強對不同文化的理解,養成尊重不同文化的態度。必須確立每個人的自我意識,從在國際社會中既尊重對方立場又充分表現自我的觀點出發,增進交際能力。這便是我們“學會生存、學會關心”校訓以及“培養受歡迎的人”的育人目標所蘊含的意義所在。

記者:個性化發展,其實就是要讓每個學生都能在此成為獨一無二的自己。獨一無二,即每個孩子都是唯一,這是回歸教育育人本位的要求,也是教育放眼國際的必然要求。

鄧智剛:的確如此。世界是多元的,人也是多元的。在全球化浪潮中,一位擁有國際視野的人,就應擁有屬于自己的個性。這里所說的個性,并非遺世獨立,而是自我意識,回歸到育人角度,便是每個孩子都能發現自我、挖掘自我。如何發現自我、挖掘自我?對一所學校來說,給孩子多樣的選擇、給孩子搭建形形色色平臺,是必要途徑。

例如,之前談到,在麓山國際,我們充分挖掘校內校外課程資源,建立起全面而富有特色的課程體系,形成了學科基礎型課程、拓展豐富型課程、活動實踐型課程的課程結構。總體下來,小學、初中、高中共開設了100多門課程。拓展豐富型課程就是學校開發的盡可能滿足學生選修的個性化校本課程。在麓山國際,小學拓展豐富型課程以“滿足學生興趣、激發學生潛能、豐富校園生活”為目的,如車模、管樂、美術、國際象棋等;中學拓展豐富型課程以“拓寬學生視野、發展特殊才能、嘗試職業規劃”為宗旨,如科學技術類的化學與魔術、社會文化類的中國文化經典、藝術修養類的陶瓷和雕塑欣賞,等等。如此,每一個孩子都能在此找到自己的興趣點、發掘自身的特長所在。

另外,六大節、國際交流、社團與綜合實踐活動、家長活動,尤其是學生的社會服務、公益勞動、社會調查、自主管理、學生社團以及參觀、考察、咨詢等社會實踐類課程也開展得有聲有色,實現著“一切活動皆課程”的宗旨。

記者:“讓我們的教師成為最受尊重的群體”,是您對學校教師群體寄語。這是在何種環境下提出的?您如何理解“最受尊重”?

鄧智剛:2015年,眾所周知,麓山國際經歷了一個從民辦到公辦的轉變。其實,這對于教師群體來說,是一個較大的生活和工作改變。以前,因為是民辦,可能收入和福利都比較高,但是現在,作為公辦學校的教師,高收入和高福利下降。因此,我就想,在此狀況下,怎樣提高教師的職業幸福感和認同感?我想到了一個詞——尊重。人不應以財富為貴,而應以尊重為貴。而且,我前面加了“最”字,就是要告訴老師,要通過自身的努力,和學校一起,把學校建設成“省內領先、全國一流、世界知名”的學校。而作為這樣的學校的老師,在社會上,無疑就是最受尊重的群體。因此,作為麓山國際的老師,就應以“最受尊重”為目標。麓山國際是擁有“國際視野”的學校,這里的老師們也應有一雙國際眼,能創造性地教書育人,并讓自己因為職業而成為最受尊重的人

(本文源自《湖南教育》A版,201610期。)

 

 

 

 


copyright©1998-200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麓山國際實驗學校 現代教育技術中心制作
湘ICP備05000897號 版權所有
AG水上乐园开奖官网 开元棋牌官网在线 多乐李逵劈鱼 南车股票行情 pk10历史记录 新宝配资 九游棋牌大厅app 炒股票入门基础知识 大赢家棋牌官网版下载516 手机捕鱼万能辅助器 闲来广东麻将app gpk钱龙捕鱼试玩网站 股票分析论文参考文献 如何网上赚钱新方法 10万买基金一年赚多少 国外赚钱官网 兴华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