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研學旅行|那河畔的金柳

 發表時間:2017-01-05 作者:鐘武偉來源:



鐘武偉                         

    七月,康河進入了一年中最美的季節。河水已經漫漲,柔柔的青荇在水底招搖,成群鴨子在水里嬉戲。矗立在兩岸的劍橋古典建筑,或遠或近,清晰地倒映在水中,給浪漫的康河增添了幾分莊嚴與神圣。藍天白云下,伴著歡聲與笑語,載著不同膚色、不同語言游客的小船在水上緩慢穿行。

    “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陽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艷影,在我的心頭蕩漾。……”一群黃皮膚、黑眼睛的中國學生在船上輕聲吟誦著徐志摩的《再別康橋》。不遠處,幾棵高大的柳樹悠然垂立,萬條絲絳輕拂河岸。陽光穿過柳蔭灑落下來,跳躍在粼粼的水面上,如夢如詩的金波伴著悠悠的時光一圈一圈地蕩漾遠去。

    在國王橋頭一片柳蔭下,靜臥著一塊徐志摩的紀念碑。碑上鐫刻著《再別康橋》首尾幾行詩句:“輕輕的我走了,正如我輕輕的來。”“我揮一揮衣袖,不帶走一片云彩。”紀念碑立于200872日,此時距詩人再別康橋剛好80周年。石碑采用北京的白色大理石,與建造紫禁城的大理石質地完全一樣。據說當年徐志摩正是在劍橋國王學院的后園創作了《再別康橋》,詩中“河畔的金柳”指的就是國王學院康橋邊上的這些柳樹。石碑內容文字采用中文繁體。石碑首尾詩句之間有一道裂痕,碑石周邊亦有殘缺,似是暗示詩人戛然而逝的生命,又似流露浪漫詩句之中難掩的感傷。不知這是無意巧合,還是立碑者有意為之。碑旁還有一塊小木板,是一段黑底白字的英文簡介,內容大意是:為中國詩人徐志摩(18971931)豎立的紀念碑,劍橋國王學院學生(19211922),內容為詩歌《再別康橋》首尾各兩句。

    紀念碑不大,鐫刻的內容也只有原詩的四句,常人看來似有遺憾,但這是劍橋給予徐志摩的莫大榮耀,也是對中國文化的特別尊重。劍橋是世界頂級的學術殿堂,國王學院是劍橋學院中的佼佼者,這里走出了許多影響世界的國家首腦與科學大師,鮮有校友能在校園立碑紀念。

    梁啟超先生曾評價說:“徐志摩一手奠定了中國新詩壇的基礎。”徐志摩在劍橋留學的時間只有一年,但這段短暫的時光改變了他的一生,也深深影響了中國的詩壇。19211922年間,在朋友狄更生幫助下,徐志摩在國王學院旁聽了一年的政治和經濟課程。正是在劍橋,他受到詩人濟慈和雪萊的影響,才真正開始寫詩。也是在劍橋,他邂逅了才貌雙全的林徽因,蟄伏已久的浪漫才情才肆意綻放。約會于康河的秀美風光里,詩人無限的創作靈感頓時迸發。河畔的金柳見證了詩人與林徽因纏綿悱惻的愛情,寄托卻又揉碎了詩人“彩虹似的夢”。在徐志摩看來,嫵媚婀娜的金柳就是他未來“新娘”的化身。敏感的詩人卻又傷感地預言:這只是“夕陽”中的“新娘”,將無可奈何地幻化成“波光里的艷影”,只能永留“心頭蕩漾”。最終,自己只能在聆聽“別離的笙簫”中悄悄離開。……在康河,一首劃時代的經典詩作《再別康橋》就這樣橫空出世。在劍橋,又一位劃時代的中國浪漫詩人徐志摩向我們飄然走來。

    斯人已逝,金柳猶存。如今河畔的金柳依然枝繁葉茂,風姿綽約,守望著劍橋與康河。當年在此求學,在此創作的詩人之魂如今已長留于柳陰之下,這是金柳之幸,也是詩人之幸。

(本文作于2016年8月,發表于《年輕人》2017年第1期。)

 

 

 

 

 

 

 

 

 


copyright©1998-200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麓山國際實驗學校 現代教育技術中心制作
湘ICP備05000897號 版權所有
AG水上乐园开奖官网 一个平码100元中多少 山西麻将扣点点手机 15选5开奖走势图 神牛配资 长春麻将游戏下载 捕鱼之王 南京麻将打法攻略 顶呱刮彩票 两肖两码长期免费公开 鱼乐捕鱼游戏下载 贵州闲来麻将下载安 … 捕鸟达人点击下载 友乐广西麻将南宁玩法 平台捕鱼漏洞破解技巧 山西麻将扣点点代理 天天街机捕鱼正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