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研學旅行|羅斯的“中國家”

 發表時間:2017-01-05 作者:鐘武偉來源:



鐘武偉

    凱特林鎮位于英國北安普敦郡北部,距倫敦一個小時左右的高速車程,是我們學校這次到英國游學的寄居地。與凱特林鎮的其他家庭一樣,羅斯家是一棟獨門獨戶的房子,紅墻、灰瓦、尖頂,共三層,屋后有一個種植花果蔬菜的小花園。在國內,這可算得上是市郊的鄉村別墅了。羅斯是家里的女主人。丈夫安多尼先生,五十多歲,上班一族。兩個兒子都已二十多歲,在外地工作。

    我們寄居在羅斯家,三位帶隊老師外加四位初中男生,共七人。羅斯早已安排好了,她將整棟樓一分為二,右邊三層全交個我們,老師每人一個單間,學生兩人一間。每層樓都配有廁所和浴室,非常方便舒適。

    “咚!咚!咚!”“吃飯嘍,吃飯嘍!……”這是我們第一次在羅斯家吃晚飯時,羅斯招呼我們的情景。我們驚訝于羅斯居然能講漢語。更驚訝于發出“咚!咚!咚!”聲的是一個中國傳統樂器——小銅鑼,就擺放在二樓餐廳旁走廊的桌子上。羅斯敲打銅鑼很熟練,輕重急緩的節奏符合中國標準。

    更出乎我們意料的是,餐桌上擺了一大盆米飯!這是羅斯用他們做西餐的鍋子專為我們做的。菜除水煮西藍花、油炸薯條外,還有下午從自家園子摘的扁豆,也是油炸的。當然還有烤面包片、牛排、果醬等英國人常吃的食物。我們則拿出了從國內帶來的袋裝辣椒與榨菜。桌上除了擺放刀叉餐具,還有一束竹筷供我們使用。羅斯突然想起什么,她站起來從冰箱里變戲法似地拿出半瓶“老干媽”來。哇!這里居然還有“老干媽”!這是我們再熟悉不過的辣椒食品。男生們更加肆無忌憚,吃相丑態畢露。羅斯樂呵呵地看著我們,左手微撐著臉,一字一頓地說:“聽到你們吃飯咕嚕咕嚕的聲音,就像聽到美麗的音樂。”在英國,用餐發出咽吞聲是不禮貌的行為,可羅斯認為這是對她中國廚藝的最高贊賞。

    飯后,我們向羅斯與安東尼先生贈送了帶來的中國禮物:湘繡、紙扇、竹筷、瓷器等。Good! Very Good!”“很漂亮!”他們每收其一個禮物都贊不絕口。我送了一幅書法作品給他們,內容是一首以岳麓書院為題材的七言絕句。詩歌由我創作,撰寫者是我校青年書畫家彭成龍先生。同行的英語老師陳馗睽將作品的內容翻譯介紹給他們,安東尼夫婦久久揚起大拇指,對岳麓書院的悠久歷史與厚重文化贊嘆不已。

    第二天,安東尼先生將我贈送的那幅作品裝裱好了,掛在客廳的正中間位置,裝裱的水準不亞于國內。羅斯家里的客廳、臥室、走廊的墻上掛了很多中國書畫作品,桌上擺放著陶瓷、鏡子、銅鑼等中國小物品,廚房里有中國地道的竹筷、碗碟,以及大米、辣椒等。這些東西有的是寄居在他家的中國朋友贈送的,還有的是自己在大超市或倫敦唐人街買的。

    三年前,一位中國江西萍鄉的游客住在羅斯家,小兒子西蒙這年剛好二十歲,正在讀大學。聽這位中國朋友說起江西萍鄉急需英語外教,他于是以志愿者的身份欣然前往,擔任一所農村中學的英語教師。八個月的志愿活動結束后,西蒙愛上了美麗的中國,于是選擇了留下。西蒙現在在河北省廊坊的一所中學擔任英語教師,還找了一位中國姑娘做女朋友。

    我們住在羅斯家,給她增添了很多麻煩。本來說好了早餐由我們自己負責,但羅斯幾乎每天六點就起床給我們做早餐,一個小時后準時敲響銅鑼。我們的午餐她也用袋子準備好了,整整齊齊地擺放在走廊的桌子上,里面有三明治、水果、果汁等。吃完早餐我們帶著這些午餐出門,組織學生在外上課、游覽。晚上回家后羅斯又為我們準備了好了晚餐。晚餐后,她總是饒有興趣地詢問我們在英國的經歷與感受,我們也很樂意地向她匯報。

    安東尼常常邀請我們一起打乒乓球。地點就在他家一樓的客廳里,球桌、球拍與球完全符合中國標準。安東尼身材微胖,但動作靈活,發球和抽球的技術都很好,我們很難贏他。來寄居的中國朋友幾乎都會打乒乓球,中英乒乓交流是羅斯家延續了十多年的活動。周末,安東尼與羅斯帶著我們一起去凱特林公園做燒烤,劃船。

    推開一樓后門是羅斯家的小花園,紅、白、淺藍等各色花朵正盛開著;蘋果、桃子青紅色,已經半熟;還有洋蔥、扁豆等蔬菜長得正好。園里還有一些不知名的歐洲花卉、果樹與蔬菜。英格蘭屬溫帶海洋性氣候,雨水充足,氣候溫暖,土地肥沃,是植物生長的樂園。加之安東尼夫婦勤于打理這個小園子,園里一年四季花果飄香。寄居在這里的中國客人可以自由出進園子。

    一晃十多天,我們的游學快結束了。離別的頭天下午,我們在羅斯家門前與她拍了一些合影。羅斯拉著我走進二樓客廳,站在我贈送的那幅書法作品前,拿出她的手機交給帶隊的另外一位老師,要與我拍張合影,并一定要將書法作品拍進去。當晚,我寫了兩首詩送給羅斯,一首題為《雨后初霽》,是寫凱特林風景的:紅墻紅瓦蔭古木,籬笆小院花滿路。天藍日暖驟雨歇,呼兒驅犬踏青去。一首題為《贈羅斯》,專門寫羅斯家的:銅鑼瓷器漢書畫,竹筷米飯老干媽。萬里游學不思歸,花果滿園中國家。我沒帶毛筆和宣紙,幸好帶了幾張硬筆書法專用紙張,扇形的,比較美觀。我于是用普通的黑色中性筆將兩首詩寫在專用紙上送給她。聽了陳馗睽老師對詩作內容的介紹后,羅斯高興地說:這是她得到的最好的中國禮物。

    離別那天,羅斯開車將我們送到集合地點。上車前她跟我們每個人來了個深深的英式擁抱,并一直站在原地目送我們離開。

    回國后的第三天,羅斯給我發來微信。除了深深的祝福,還有幾張照片,一張是我們與她的合影。羅斯紅光滿面,笑得很燦爛,閃閃的銀發與微胖的身材分外顯眼。一張是我與她在客廳書法作品前的合影。還有一張是我臨別前送給她的那兩首短詩。原來她已用鏡框將兩首詩裝裱好了,就掛在我曾住的臥室里。

(本文作于2016年8月,發表于《年輕人》2017年第2期。)

 

 

 

 

 

 

 

 

 

 


copyright©1998-2007 Lushan International Experimental School All right reserved
麓山國際實驗學校 現代教育技術中心制作
湘ICP備05000897號 版權所有
AG水上乐园开奖官网 联美配资 北京麻将规则 图解 管家婆论坛27735管家论坛 双色球开奖结果双今天 温州麻将怎么算钱 香港旺旺论坛免费资料 850游戏大厅官网下载 pk10牛牛计划 股票专业论坛 私募基金配资参与上市公司定增 麻将棋牌神助手破解版 爱捕鱼大圣归来app 股票涨跌逻辑 网上兼职赚钱app 股票配资平台哪个可靠 上海天天彩选四和值走势图